随便起个名字好惹

偷学一天懒得更文,那就发个表情包好了~没有截出普子的美我也很绝望_(:з」∠)_最后一p大概是我的日常,沉迷萨杰无法自拔

对他说(三)

之前都是偏杰克视角的,此篇转老萨视角

今天他一定要对她说。
他不爱她,自然也不想娶她,但是她父亲有权有势,逼得他不得不低头。所有人都认为他们很合适,海军世家的公子与公爵家的千金,可谓门当户对,加之二人本都生着好面孔好身段,就更是别人口中的“天生一对”。事实上刚开始他也这样想,先结婚,时间长了,爱情也就来了。
但是爱情一直也没来。是麻雀先来的。
他爱上一个男人。一个脏兮兮的少年,戴锈红色的头巾,棕色的头发编成细小的辫子,还串上各种稀奇古怪的小玩意。这种人平日里绝对入不了他的眼,但那一晚他不知怎的不曾推开这个醉醺醺的家伙,反而在这个陌生人面前大倒苦水,最后莫名其妙地谈到了床上。然后第二天他醒来看着身边少年熟睡的模样,情不自禁地想,“我还想再见他一次。”
然后他们就又见了一次,两次,三次,四次,每次都是赤裸相见。终于他只得承认,他爱上了一个少年。
“17岁的少年只有天神才配享用,我无权染指。”不知从何而来的诗句分外应景,但萨拉查一次又一次地把少年按在床上操练,也已不在意自己是否会触怒神明。神明有没有发火他不清楚,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他的岳父可是气坏了——谁让他抛下新婚妻子夜夜在外放纵!
今天他一定要对她摊牌。她有选择的权利:离开他,或者继续当“萨拉查夫人”却把身心都交给别人,他不在意,也希望她不要在意。此后他们过名存实亡的婚姻生活,既保住了名誉又得到了幸福,多好。
他走进家门,心情愉快。
但是他忘了一点:公爵不是好惹的。
他妻子可能有全天下最好的父亲,因此他大概就有全世界最可怕的岳父。公爵很不满意自己女儿所受的冷落,早就派人盯梢查出了他和杰克的事。
此刻公爵已在会客厅等他,面色阴沉。
“那个杰克•斯派洛是怎么回事?”
看来公爵已经什么都知道了,他这样单刀直入反而让萨拉查不好开口。
公爵瞪着他,“你要么自己对他说让他滚远点,要么就对他的尸体说永别。”咬牙切齿的语气表示他恨不得马上把那只地位低贱的麻雀千刀万剐,只是碍于面子,不好得罪萨拉查才不曾先斩后奏。不过公爵确实是个说到做到的人,当初他的宝贝女儿说要嫁给阿尔曼多•萨拉查,他就逼着萨拉查娶了她。她说萨拉查冷落她,他就要让这个年轻人再也不敢轻视她半分。
于是,对她说变成了对他说。

大概后文会发刀了,不过结局还是HE,毕竟年纪大了喜欢甜的,当然,也喜欢肉。

对他说(一)

严重ooc,小学生文笔

“滚你妈的萨拉查!”杰克一脚踢飞一个空朗姆酒瓶。他现在恨死朗姆酒了。
因为如果那天晚上他没有喝那么多朗姆酒,就不会倒霉撞到萨拉查身上,就不会借着酒劲攀上他的脖子对他的耳朵呵气,就不会忽视那一身海军制服,更不会不知趣地问这位爷为何满面愁容。
天知道为什么萨拉查没有把他推开,也没有挥拳揍他,反而拉住他大倒苦水,说什么家族间联姻他不得不娶一个他根本不爱的女人。鬼知道为什么最怕麻烦的杰克没有火速闪人顺带拿走萨拉查的钱袋,反而耐心听他讲完,还好心地提议两人一起去找点乐子。他妈的,他说的是找乐子,不是让萨拉查在他身上寻开心!
不过那天两人都挺开心的,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萨拉查是个年轻英俊的猛男,在床上出乎意料地温柔体贴,虽然尺寸惊人,但却没有让杰克下不了床,而只是……爽到翻天。
才没有呢,杰克撇撇嘴,努力试图否认。在那之前他没试过男人,但是,好像感觉不错,甚至让他想要再来一次。所以第二次他在港口碰见萨拉查时,两人二话没说就又上了床,非常愉快,愉快得可以期待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然后他们就又做了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第六次……
然后他就成了萨拉查的情人。
情人?不,他们不过建立了一种肉体关系,而杰克讨厌这个词。他感觉“情人”是一种很私密的称呼,仿佛他是萨拉查的所有物,是被养在笼子里的鸟儿。而杰克•斯派洛是个自由的灵魂,不受任何人控制。
但萨拉查总想控制他,用铁链锁住他,用绳子捆住他,关进笼子,变成萨拉查一个人的宠物。该死的西班牙佬总喜欢在紧要关头要挟他大声说“我永远不会离开你”。
见鬼去吧!杰克下定决心要离开这个控制狂。“我要对他说,马上就说,然后欣赏他吃了苍蝇似的表情,再逃的远远的让他一辈子也找不到。”
他会对萨拉查说的。
杰克走进一家破旧的小旅馆。
“小麻雀。”西班牙人把细碎的吻印在他脖颈上,“你来迟了。”杰克轻哼一声,“我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
……他总会对萨拉查说的。
西班牙人脱下军装露出精壮的身躯,看他还愣在原地,眉一挑,“怎么,还要我伺候你?”说着就一把揽过杰克的细腰,不由分说地封住他的唇,用最快的速度和最轻的力道剥去少年的衣衫。
要不明天再说吧,后天也行……

在《霍乱时期的爱情》里看到这句台词,突然想到麻雀的委屈脸……深中萨杰之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