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加戏的司机不是好车神

总有一天我会成为太太的!不过其实我的梦想是成为贺兰山车神!

迟到的唯一理由

校园AU,学生会大佬法哥╳小学弟奶柯,一个关于迟到的故事
都是我瞎编的

————————————————————

“站住。”Farrier拉住金发男孩卫衣的帽子把他拽回来,无奈地摇摇头,还是记下了他的名字。“Casper Collins,高一年级A班。”放下笔,Farrier皱起眉头看着委一脸委屈的Collins,“这已经是你这个月第八次迟到了,说吧,这次又是因为什么?”

男孩涨红了脸,窘迫地揉着衣角,支支吾吾地解释说自己早晨又不小心睡过头了。Farrier不耐烦地挥挥手,“拜托,你总共迟到八次,我逮到你六次,每次都是这个理由,我不会听烦吗?”

Collins低下头,委屈地撇撇嘴,一言不发地听着Farrier接着训他。

“你是不是专门在我当值的日子迟到?你对我有意见?”

“不是的不是的……”一听他这么说男孩赶忙抬起头,着急地解释了半天还是没说出个所以然。Farrier好笑的看着Collins手足无措地解释,忍了又忍才没笑出声,最后伸手揉揉那头金发,语气温柔,“好了,别解释了,下次别再迟到就好。”

男孩红着脸点点头,一溜烟跑了。走之前回头给他一个灿烂的微笑,Farrier觉得自己的心好像被击中了。但他没有说什么,只是冲Collins做了个“快走”的手势。

Collins第十次迟到的时候Farrier的内心是崩溃的。他翻了翻记录,尽量忍住不发火,“解释一下为什么你又迟到了。”在男孩开口之前他黑着脸又补上一句,“如果这次的借口还和前几次一样,我就把记录交给你的老师,问问你的家长你是不是有厌学情绪,说不定还会让你去和校长来一次面对面的亲切交谈。”

Collins已经快哭出来了,白嫩的小脸涨成粉红色,张了张嘴磕磕巴巴地想解释,声音都带着哭腔,“对不起,学长……我很抱歉……求你不要告诉我的老师也不要告诉我的家长也不要让我去和校长谈话……我发誓我再也不会迟到了……求求你……”

看着男孩可怜巴巴的样子,Farrier没坚持两秒就心软了,他忍不住捏了捏男孩白白软软的小脸,柔声道:“别哭啊……我就是吓唬你一下……好了好了把眼泪擦擦就上课去吧……”

Collins委屈地擦擦眼角的泪花,突然凑到他耳边,“其实……我迟到是因为想多看见你几次……”话音刚落他就羞涩地跑掉了,书包啪嗒啪嗒地响,跑了一路都没回头,径直进了教学楼。

Farrier愣在原地,没意识到自己的脸也红透了。他花了将近十分钟才恢复自然,差点没能在上课铃响之前冲进教室。事实上在接下来的一整天内他都在想Collins,“Casper Collins喜欢我?我都没想过这事会发生……有点突然,但我想我也喜欢他……我没见过比他更可爱的男孩!呃,用'可爱'来形容男孩是不是有点奇怪?但没办法啊他确实很可爱……天啊我在想什么……”

接下来两周Collins都没迟到,Farrier都没机会见到他。渐渐地,Farrier失望了。他想也许Collins只是想编个不一样的借口蒙混过关,怎么他就当真了呢?不过,起码那小子不再迟到了。

然后他就逮到了Collins第十一次迟到。

男孩不敢直视他,低着头绞着书包袋子,“我很抱歉我又迟到了……”

“看着我。”

Collins抬起头,还没搞清情况就被Farrier强吻了。男孩懵懵的眼神几乎要把他的心融成一滩水,于是他托住Collins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一吻。唇舌分离之后,他对脸红得像要滴血的Collins笑笑,“以后想见我直接来高三A班。”

男孩呆呆地点点头。

“还有,以后不要再迟到了。”


FIN

这个脑洞的来源很迷……有一天看到小学妹迟到被保安大叔抓个正着,大叔就吓唬她说扣你班分告你班主任啊什么的,结果学妹吓得眼泪汪汪,大叔就说哎呀哎呀别哭啊,吓你的,赶紧上课去吧。
反正这个保安大叔我是没遇上过,每次我迟到遇见的都是凶巴巴的保安大婶,不仅记我名字,还凶我(ಥ_ಥ)超难过的……

给小虫的礼物(一发完)

第一次产贱虫,就是甜甜的小段子
去年基友过生日我送她一个贱贱,今年我送她一个小蜘蛛,不知道在夜深人静时她家里的贱贱会不会骚扰小蜘蛛?

————————————————————

他脱下紧身衣的时候完全没注意到窗外男人贪婪的眼神,蜘蛛感应也早就见怪不怪,在Wade Wilson面前压根懒得响。所以窗户被打开的时候他吓了一跳,差点使出全部蜘蛛力量把搭在肩上的手捏个粉碎。死侍夸张地尖叫着,他赶紧放手,隔着面罩都能看出对方脸上的哀怨。“Baby boy你要是把我的手捏碎了,以后我还怎么想着你打飞机?”

……他有点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把那只手捏碎。“你又来干什么?”

死侍神神秘秘地递给他一个盒子,“送你一个礼物。我在街角的玩具店看到的,只看了一眼就觉得必须要把这个给你。”

他接过来,看着死侍诡秘的表情,总觉得包裹里大概有什么奇怪的东西。不过,礼貌起见他还是收下了,“呃……谢谢你,Wade。”

“Baby boy收哥的礼物啦!”死侍笑弯了眼睛,凑过来在他脸上亲了一口,赶在被扔出窗外之前自己跳窗跑了。男孩羞红了脸,走过去关上窗户,坐在床上小心翼翼地打开盒子。

里面的东西出人意料的正常。Peter没想到死侍真的只送了自己两个手办,一个死侍一个蜘蛛侠,面罩上的眼睛静静地盯着他,仿佛是一种嘲笑:你是不是以为他会送你什么情趣用品?而且,刚才你看到手办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是失望吗?

我没有我不是……Peter羞红了脸,把手办随便放在桌上,赶紧洗洗睡了。

半夜里他突然听到房间里有声音,迷迷糊糊地打开床头的台灯,随口问了一句“Wade”,可仔细一看房间里一切正常。呃……除了桌子上的手办。Peter凑过去,努力回想自己睡前摆放手办的情景。当时他只是把手办放在桌上,中间还隔着一段距离,可现在死侍怎么倒在蜘蛛侠身上了?手还放在蜘蛛侠的臀部上……

他理所当然地认为这是Wade捣的鬼,所以第二天晚上夜训的时候根本不理死侍,任凭对方在身后大呼小叫。终于,气喘吁吁的死侍追上了他,“怎么了spidey?你不喜欢我给你的礼物吗?”

Peter停下来扯掉面罩,气鼓鼓地等着不明所以的雇佣兵。“昨天晚上你是不是溜进我的房间摆弄那两个手办了!”

“两个?”Wade明显还没搞清楚情况,“你是说你收到了两个有足以乱真的翘臀的小蜘蛛手办吗?”

“你别狡辩!”Peter举起拳头威胁他。

雇佣兵连连摆手,“以墨西哥鸡肉卷的名义起誓,我真的只在盒子里放了一个手办。本来我想直接来找你的,但中途突然又接到活儿,只能带着盒子走……别这样看着我,我没杀人,真的……嗯,打斗的时候我把盒子放在一边,还好没弄丢……什么?你说盒子里多出一个死侍?哈!那家伙这一路倒追的辛苦!不过当时在店里我好像没看到我自己的手办……啊?你为什么要把那个死侍还回去?不不不不,我不明白既然他们都在一起了,为什么还要拆散他们?我相信他们一定能在你的房间里好好相处……嘿突然我有点嫉妒那个死侍……”

好吧,看来不是这个Wade搞的鬼……那究竟要怎么处置家里的死侍手办呢?刚才死侍说了那么多肉麻的话求他不要“拆散spideypool”,现在他也确实不忍心了。……不管怎么样,还是先回家吧。

!!为什么蜘蛛侠压在死侍身下!为什么死侍的手又放在蜘蛛侠屁股上!为什么那个动作看起来那么像在扒裤子!看来两个手办之间也有过一场激烈争执,身上有不少划伤……不不不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死侍骑在蜘蛛侠身上,还要扒他的裤子!

Peter怒发冲冠,抓起桌上的死侍手办就想扔出窗外。突然手里的小人挣扎起来,发出细微的抗议,“嘿spidey你不能就这样把我丢出去,我会摔个粉碎!”

“没关系,你有自愈因子。”

“那是你的死侍,不是我。别忘了,我只是个手办啊。”

Peter把小人放回桌上,抱臂眯起眼睛上下打量着他,“所以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就知道你不会忍心伤害我的!”小死侍笑弯了眼睛,“干什么?当然是和小蜘蛛在一起了!”

“天啊……”Peter要崩溃了:为什么Deadpool以什么形态出现都能这么不知羞耻!“你只是个手办啊……”

“但小蜘蛛有全纽约最棒的臀部!嗯,虽然你的也不错,但我们的体型差不允许……不是说好不扔我了吗?不不不不要啊!”

本来Peter是真的想把这个死侍手办扔到楼下的,但不知怎的他眼前突然浮现出刚才真死侍的神情。鬼使神差地,他又一次放下了手办,严肃地瞪着夸张大叫的小死侍,“我最后警告你一次,不要再靠近蜘蛛侠手办了,否则我真的会扔了你。”

“Yeah!小蜘蛛最好了!”小死侍欢呼起来,刚想扑向一边的蜘蛛侠手办就被真蜘蛛侠的眼神吓了回来,“呃……我会乖乖的,我保证,真的。”

那天晚上Peter睡得很安稳,不过当他第二天早晨看到蜘蛛侠手办睡在自己枕边的时候就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低头一看,果然,死侍手办就在床下,还扯着他的床单。这次他真的不能再忍了,跳下床抓起蜘蛛侠手办就出了门。

后来死侍手办真的乖了很多,偶尔谈起这个时Peter还很得意。Wade不是很在意两个手办之间的关系——只要那个死侍不骚扰这个蜘蛛侠就行!有一次他随口问了一句,“所以,baby boy,你到底是怎么搞定那个死侍的?”

Peter得意地挑挑眉,“我去你说的那家玩具店买了一个钢铁侠手办。”

“嗷不要啊……”死侍抱头惨叫起来,反应和他的手办一模一样。



FIN

明天晚上我要是还肝不出来贱虫小段子我就……
我就后天再肝_(:з」∠)_
没关系,反正基友生日在25号(超级心虚)我一定能按时肝出来的,嗯,我一定行
然后后天晚上我要发空军组校园AU小段子来着,周六晚上……周六晚上我不更新,周天晚上发萨杰手推车,指定体位的空军组车就下周再说吧,Time is nothing第十节什么时候肝也是很伤脑筋了……
啊啊啊我为什么要给自己立这么多flag!维持好坑品真的好难啊(ಥ_ಥ)当然啦我不会坑的!毕竟,我是未来的贺兰山车神(ಡωಡ)

夏洛克的网

和同桌聊天,我说“夏洛特的网”,他听成了“夏洛克的网”,于是我就想到了福华
这是我第一次产福华(也可能是唯一一次产福华) @天要下雨我也很绝望 来,张嘴吃小甜饼
童话式简写,充分暴露我的小学生属性
哦,还ooc

————————————————————

传说只要带上自己的网,网住一条美人鱼,就能找到幸福。这个传说没有说清到底要在哪里寻找美人鱼,也没有说应该怎么网住美人鱼,当然也没说美人鱼会怎样让人们找到幸福,但小小的夏洛克就是对此深信不疑。为了找到幸福,从那时起他就开始物色合适的网——各种颜色的,粗网眼的,细网眼的……他挑啊挑啊挑花了眼,可就是怎么也找不到合自己心意的网。它们都太平庸了,没资格成为“夏洛克的网”。

后来他也意识到了传说的不合理性,便暂时放弃了“寻网计划”。但随着年岁增长,身边的人一个个找到了另一半,只有他还孤身一人,此时已被淡忘多年的传说一下浮现在脑海里,他又燃起了希望。鉴于多年以来失败的寻找经历,这次夏洛克决定自己织一张网。他自己买了灰色的纱线,配了梭子等工具,耐心地跟着网友的教程徒手织渔网。他的室友华生很不理解:好好的大男人,怎么突发奇想要亲手织渔网?不过,根据华生对他的了解,这种事情还真有可能发生。所以,还是随他去吧。

夏洛克手艺不错,织得很快,每次一拿起工具就不停手,要多认真有多认真。有好几次华生端着热茶想过来和他说说话他都没注意,嗯啊几声敷衍过去,华生就摇摇头走开了。他听见华生离开的脚步声,放下梭子抬起头望着室友离去的方向,突然有些后悔没和他聊几句。从那之后,华生再也没和他提过织网的事,看到他忙活也会默默走开,从不打扰。

他和华生从刚合租开始就成了朋友,亲密的友谊一直维持到现在。可现在为了一张网,二人渐渐疏离了。一开始夏洛克心里也不太舒服,但转念一想又有些安慰:大不了再帮华生也织一张嘛,两个人一起去找美人鱼,这样大家都能找到幸福,多好啊。这样想着,他又加快了速度。

两个月之后,他织好了一张灰色的渔网。华生端着一杯热茶,一脸不悦地看着他兴高采烈地在地板上铺开这张大网,“所以你要改行去做渔民?”

他正在兴头上,所以并没有听出华生语气中的不满,兴冲冲地邀请华生和他一起去海边一趟。华生想也不想就拒绝了,“我有自己的事要做。”

夏洛克有些失望地垂下眼帘,“那好吧……明天我自己去海边。”可是第二天华生还是跟他一起上了火车。面对着他笑意满满的脸,华生低下头咕哝了一句,“我只是突然想去海边转转……”

他们租了一条船出海,灰色的渔网就摊开放在甲板上。海上的风还挺大,夏洛克要忙着掌舵,只能拜托华生先帮自己看着海上有没有异常。华生蹲下身,好奇地捻起渔网的一角察看,一不小心却被渔网缠住了。他挣扎着站起来想让室友过来帮忙,可双脚被绊住根本没法好好走路,才迈出一步就被绊倒。恰逢夏洛克使了一招“神龙摆尾”绕过礁石,可怜的华生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甩下了船。

夏洛克回过头,刚想炫耀就发现室友不见了,甲板上的渔网也只剩下一角,其余部分都在海里,恍惚之间他好像还听见华生在叫他的名字……坏了!

他把华生拽上来,解开渔网,满怀歉意地用毛毯裹住湿漉漉的室友,心情跌到了谷底。没有美人鱼,没有幸福,天啊,要是他晚一点回头就会永远失去华生!一个笃信科学的人怎么做出这种蠢事呢?他垂下眼帘,默默地转身掌舵,但华生一眼看出了他的忧伤,小心翼翼地在身后问他要不要来杯热茶。

夏洛克笑了,摇摇头,又点点头。目送华生披着毯子进了船舱,他突然觉得华生的湿裤子粘在一起有点像鱼尾。

嗯,所以说他还是网到了美人鱼。喝着华生递来的热茶,夏洛克心满意足地驾着船靠了岸。旅途匆匆结束,过一会他们就会回到221B,不带渔网。

所以说,他还是找到了幸福。


FIN

Time is nothing(九)

时间旅行者的妻子AU,有私设

————————————————————

开车了!链接在评论里
年下法柯真带感啊,在违法的边缘试探。这车我憋了三天,今天总算上路了,可喜可贺
前两天开不动了就在空军组的微博群里和大家讨论,设了填空题,看谁填的最羞耻,哇太太们都超棒!但为了大家的名誉,我还是不把具体内容放出来了吧(ಡωಡ) 总之车速都超快,未成年人被甩飞!(但我用的还是自己填的版本,毕竟不是我的我不能用啊)

兄弟情谊

一辆锤基车,送给 @猫本( ˙˘˙ ) 小可爱做生贺!我没有去看诸神皇婚,锤基tag下太太们疯狂开车,我感觉可以开车的梗也都开完了,所以这车没啥背景,我就……瞎开吧(ಥ_ಥ)我车技也就一般般
链接在评论里,毕竟我是一个拿手机开车的废柴_(:з」∠)_

49热度,一下要开好多车(捂住肾露出猥琐的笑)

1. 开车时的BGM有很多(毕竟我车多)
萨杰车:
Maluma《Felices los 4 》

Dua Lipa《Hotter than hell》

Demi Lovato《Sexy dirty love》

The 1975《By your side》
                 《Love me》

诺贝车:
Tinashe《Flame》

Pentatonix《Can't help falling in love》

空军组:
Jessie Ware《Alone》

Sevdaliza《Haunted》《Human》

2. 棘手的问题是我居然不怎么会唱小黄歌……《五十度灰》的插曲《One last night》不知道能不能算?还有一首Dua Lipa的《Blow your mind》,以及Sevdaliza的《Human》。选一首告诉我,链接今晚我会放在评论里

3. 小段子空军组和萨杰我都会产,但大概要等到周末,有什么脑洞可以提供吗?

4. 请在评论区告知我体位

5. 手写车羞耻度MAX,周末发

Time is nothing(八)

时间旅行者的妻子AU,有私设

————————————————————

Collins确实回到了英国,却是孤身一人,还带着一颗破碎的心。没有人问他Farrier去哪里了,他们不必问,他也不必回答。于是他照旧训练,照旧出任务,照旧坐在平时坐的角落里吃饭,依然热爱威士忌,依然喜欢看云,依然会想起那个落在德军地盘的男人。他知道Farrier大概会被抓到集中营里,也大概听说过纳粹的手段有多毒辣,因此大概也能猜出Farrier的命运,顺势也推出这段恋情的结局——支离破碎,无药可救。

他只是一个普通人,没有拯救天下的大志,只能尽自己所能保护祖国,只想着与所爱之人厮守。他的任务还没有完成,但有时候他就是会想“干脆光荣牺牲算了”,世界这么大,少他一个人不算亏。死亡的阴云笼罩在每个人头上,每次上机之前战友们都要互相拥抱祈祷,他也僵硬地照做,但感觉却像被人用钝刀子割肉。以前总是将他拥入怀中的人不在了,其他人也替代不了,那么这些动作于他还有什么意义呢?他也不再在意自己看起来怎么样,以前总想着要让某个人看见自己最好的一面,现在没必要再将制服熨得笔挺,头发也没必要洗得干干净净——反正也没人会去揉。嗯,从某种程度上说,Collins确实死了。那个爱笑的,大金毛一样的男孩早就死了,溺死在他喷火战机的驾驶舱里。

但他没有死,也不能死。Farrier是时间旅行者,时常出现在之前或之后的时空里,没准哪一天就能与他重逢。所以他要耐心地等,在一场场空战中存活,避开子弹,躲掉炮击,再逃过致命的疾病。

1942年5月3日,Collins请了半天假,找遍大半个城市,终于走进了Dr.Murphy的小诊所。他记得Farrier提过某个Dr.Murphy,说不定这个人能给他一点线索……哪怕只是一点安慰也好。诊所很小,但并不破烂,Dr.Murphy没想到他会登门拜访,戴上眼镜,凭着记忆在仓库里翻了又翻才找出当年的记录。

“对,Farrier,我记得他……一个很特别的孩子。一旦受到刺激就会进行时空旅行,根本无法控制,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让他的情绪稳定下来。”Dr.Murphy苍老的右手颤抖着在纸页上滑动,左手推了推眼镜,有些混浊的眼睛越过镜框上下打量着他,“你突然造访就是为了这个?”

金发青年垂下眼帘,放低声音。“两年前他在敦刻尔克大撤退中不幸降落在敌占区,现在生死未卜。我很想再见到他。”

“我们都不能确定Farrier是否见过你更年长时的样子,所以按理来讲你们仍然可以重逢。但照你所说的,现在他身处德军的集中营,很可能已经遇害,自然无法完成穿越。不过,他童年的时候我们做过试验,受伤之后他会自动穿越到一个相对较安全的时空里,以期得到救治。”

“也就是说,现在他可能已经在另一个时空里得救了?”Collins的眼睛一下亮了,扑向Dr.Murphy,激动地握住老人的双手,“请告诉我这是真的!”

老人礼貌地放开他的手,和蔼地笑了笑。“从理论上说是这样……但有希望总是好的,不是吗?看起来你们关系很好。”

金发青年的脸红了,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我们是……呃……非常亲密的战友……他总是鼓励我。他人很好。”

Dr.Murphy没有再说什么,Collins晕乎乎地出了门回到军营,兴奋得整张脸都泛起粉色。舍友打趣说之前那个少女柯终于回来了,他也只是傻傻地笑。别人爱说什么就说吧,人活着需要一点希望。

他就这样等着,从普通飞行员升职成为空军少校,立了不少战功,渐渐成为新一代学员心中最优秀的飞行员,但Farrier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刚开始他还可以安慰自己,可能Farrier并没有被敌人虐待,可能Farrier长大后把情绪控制得很好,可能,可能……也有可能Farrier真的不在了。

他等到1945年5月底,等到完全心灰意冷,等到自己成为教官,等到自己实在耐不住寂寞都交了女朋友。但他还是会去之前去过的酒吧喝威士忌,还是习惯性地看云,还是会想那个人。

然后,1945年6月12日,他醉醺醺地回公寓的时候,在门口捡到一个男孩。他俯身察看年轻人的情况,借着昏暗的灯光辨认出那张脸——年轻得陌生,却熟悉得足以让他掉泪。

“好久不见。”


TBC

特殊爱好

夭寿啦!今天我的手写车阵亡了?怎么肥四!
链接在评论里
30题中的第一题,“被铐在床上还自行扩张”,其实是辆没有开起来的车

那个……这算占tag吗?要是占了我就删……
去年朋友过生日,我送她一个死侍手办,今年打算送她一个小蜘蛛。她生日在25号,但为了不让贱贱独自在她家度过光棍节,我决定提前把小蜘蛛给她,但她……╮(╯_╰)╭